近日,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婦嬰醫院推出“五星級產房”服務。入住這種套房的產婦,能享受“家庭般的舒服環境”,可自由選擇醫師一對一服務,還有超級監護和服務。產婦可由家人陪護入院,可以直接在套房內產檢、生孩子及休養恢復,每天費用3000元。(《羊城晚報》4月14日)
  一天3000元,一個月9萬元,這樣的“五星級產房”非一般家庭消受得起。如今有錢人多得是,為生孩子大把花錢更不在話下,“五星級產房”市場前景看好,說不定會供不應求。醫院提供豪華服務,一些人花大價錢享受之,看上去是“一個願打一個願挨”,符合市場經濟的公平交易原則,似乎沒什麼不可以。但是,公立醫院的醫療資源是公共的,提供的醫療服務是一種公共產品,應具有公益性和普惠性,讓民眾相對公平地分享。醫療行業以及公立醫院的特殊性質,決定了它不能走市場化道路,不能以追求利益最大化為己任。
  目前醫療資源緊缺,普通百姓看病難,尤其是產科,往往“一床難求”,排隊生孩子是尋常景象。在此情況下,公立醫院把有限的醫療資源分割出一大塊供少數人享用,哪怕這些人多付了錢,也是不公平不合理的。醫院提供豪華服務,勢必抽調最好的醫務人員、最好的儀器設備,並且占用醫療區域,進而影響普通醫療服務的質量和供給。“五星級產房”就是如此,產婦可以享受醫師的一對一服務,享受超級監護和服務——當普通產房好幾個孕婦擠在一起,還有很多孕婦因床位緊張住不進來,誰能說這是公平合理的?
  可見,普通百姓看病難,原因之一就在於大量醫療資源被少數人獨享,即醫院的豪華服務加劇了看病難。此外,醫院的豪華服務還會加劇看病貴——豪華服務本來瞄準富人的口袋,但當它擠占了普通醫療的空間和資源,使得普通醫療服務不足或質量得不到保證時,很多普通患者便被迫接受豪華服務,致使醫療費用被集體哄抬,而窮人則進一步陷入看不起病的境地。
  前不久,國家有關部門下發通知,放開民營醫院的服務價格。像“五星級產房”這樣的特色化高端醫療服務,應該由民營醫院來提供,民營醫院的門診費哪怕高達1200元,豪華產房哪怕達到3萬元一天,跟普通民眾也沒有多大關係。但是公立醫院不一樣,其任務是為民眾提供基本醫療服務,應當始終圍繞著公益性、普惠性做文章,避免走上市場化歧途。  (原標題:公立醫院不應建“五星級產房”)
創作者介紹

gy29gyuou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